伊雲

triumphal arch

【鬼法】如果相亲对象是养子的亲爹(4)

*这章重度ooc,雷到了不要骂我,呜呜

*有ntr注意,有潇君的车



“单层的窗帘挡不住光,拉了也白拉。”净龙云潇哗啦一声打开窗帘,转过身抱臂看着君奉天。“早就让你换成双层窗帘了,怎么,不愿意?”

“双层的容易积灰,打理起来很麻烦。”君奉天给玉离经扣好上衣的扣子,回应净龙云潇道。

“那就请保洁。”净龙云潇向厨房走去,声音还是一字不漏地传进君奉天耳朵里,“还是说你要保持一个节俭的形象,不宜如此?没必要。你不肯继承仙门,自然不会有媒体成天扒着你拍,没人会拿这事做新闻的。”

“我不是担心这……”君奉天跟着净龙云潇向厨房走去,却被玉离经拽住了袖子。“亚父,让我去跟龙护说。”玉离经很小声地说。

鬼麒主本是坐在沙发角落玩手机,这会见玉离经似乎要开口,立刻把视线悄悄投来此处准备看他的宝贝儿子有何神通,能说得动净龙云潇。

“龙护,这边地方偏又常下雨,屋子闷久了湿气重,单层窗帘透光,可以多照照屋里。中午太阳大的时候我们在午觉,其实没有什么影响。”玉离经说完这番话,看了眼净龙云潇,又看看君奉天。就很安分地等待起结果。鬼麒主看到这里忍不住好笑,想颁个“小天才奖”给他的好儿子,至少和曹冲一个级别的那种。

净龙云潇的皮鞋尖点了点地面,思考片刻终于认定玉离经讲的有道理,“你说得不错,我知道了。那不换也行。”

……啊?鬼麒主再次感到不解。固然玉离经作为一个小孩,这番话说得很知轻重值得表扬,但也正因为他是小孩,他的意见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净龙云潇对君奉天那态度,怎么到玉离经这就公平公正讲道理了?倒好像君奉天才是年纪尚小提不出有参考性的意见的人,而玉离经是谈判桌上值得尊重的成年人。

君奉天对此好像并不介意,还是跟在净龙云潇身后进了厨房。鬼麒主的目光注视着君奉天走进厨房,又关上了门,俩人眼神相触的那一瞬,鬼麒主清晰地发觉君奉天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慌和愧疚。

什么意思?鬼麒主坐直了身子,意识到自己或许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细节。这栋别墅为了保护隐私,做了很好的隔音,也就意味着净龙云潇和君奉天在厨房的对话他完全听不见。这就更断了线索。搞毛啊!一开始不是都市爱情轻喜剧吗,怎么生生整出豪门疑云了。鬼麒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栽赃给净龙云潇,在心里问候了对方祖宗十八代以后接着思考要如何搞到这栋别墅的监控。有一点倒是净龙云潇提醒了他,因为君奉天不愿接手仙门,关注这栋别墅的人并不多,也就是说,要攻破监控系统,大概也没有那么困难。想到这里鬼麒主又重新翘起腿,心情美丽。开玩笑,伏字羲难道是坐以待毙的人?不让他听他也有的是办法弄清楚。


“这里没你事,别在这碍手碍脚的。”净龙云潇余光扫到了走进厨房的君奉天,手上切菜的动作稍缓了一下,随即又均匀快速地哒哒哒起来。“出去,君小老板,要我再说第二遍吗?”

“抱歉,云潇……”即使先前还不明白,现在看到净龙云潇的反应君奉天也知道了对方心情不佳。只是他不知道对方在生气什么,心里愈发忐忑。他撩起袖子站到净龙云潇旁边,打算帮对方打下手,却发现不知道有什么可做的。

净龙云潇不久前抽了支烟,因为他一想到君奉天摊上的事就头疼,不抽烟简直没法定下心来面对。君奉天现在站在净龙云潇身边,还能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烟味,但他从小闻惯了这味道,闻了竟还有点安心。

净龙云潇的目光从砧板上红白相间的肉移到君奉天的裸露出的一截小臂,又看到不远处的刀柜,忽然觉得喉头发干,喘不过气。他在脑中构想,抬起菜刀再切下去,利落地划破君奉天小臂内侧的白皮肤,看着白色底下涌出暗红的血液,也许比杀鱼还要轻松,不知道君奉天会不会叫。

这个构想美则美矣,只是难以成真。不过还有一些事是可以实践的。净龙云潇一边想一边把切好的肉装进冬瓜旁边的盘子里备着,洗干净了刀又开始洗手,然后对君奉天说:“过来。”


龙护下厨片段秘密放送 


这句话像从后狠狠推了一下君奉天,他惊醒过来,感到后脊发凉。“什么时候?”

君奉天本在系自己的扣子,因为这个话题紧张得手打滑,几次都未弄好,比他刚刚帮玉离经系扣子时生疏许多。魙天下,女帝,也在他的母亲。这一串字传进君奉天耳朵里却使他理解不了。

商界的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坚强有魄力,魙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君奉天对自己的生母的印象很模糊,仅能从传言中构建出一个母亲的形象。但出于期盼,他总觉得女帝的强硬与铁腕之下是柔软的、温和的、慈爱的。

“不延误的话,航班明早六点落地。看她到时候是想先休整还是直接来。反正不急,这个项目已经定下来了,鬼狱只是作为投资方之一来确认一下。”净龙云潇打量着君奉天没什么变化的表情,笑了一下又去洗手。他尽到了下属的本分把事情说得很明白,但君奉天显然没听懂。

水声“哗哗”,略凉的液体经过皮肤使人感到清醒。净龙云潇觉得心情又好了起来。君奉天不懂就不懂吧,本也没有什么是非要他懂不可的。仙门少主作为符号的意义远大于其实际价值,谁会真的指望台上供的观音给自己看报表?净龙云潇不再考虑君奉天理解了几分,转而整理起整件事的脉络。

很明确,鬼麒主曾经就职于鬼狱,因此即使眼下不是女帝的人,多半也有关系。于是最重要的问题只有两个:第一,鬼麒主是在女帝指使下接近君奉天的吗?鬼麒主的目的究竟是君奉天还是仙门?

十分棘手且毫无头绪的问题,但净龙云潇并没有什么压力他对语音助手问“几点了”,机械女声清晰地回答他:“现在是北京时间10:37。”

截止到现在,仙门情报部已经传来四份关于鬼麒主的资料了。还有十三个小时零二十分钟才到今晚十二点,净龙云潇相信在女帝下飞机前,他得到的信息一定足够分析出真实的情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说实在的,这一仗已经可以算赢了。

不过,净龙云潇皱了皱眉,忽然想起那份资料上一些别的事。鬼麒主流连花丛早是圈内人尽皆知的事了,不过他没闹出过什么,这没什么。但他在十年前曾结过婚,甚至生了个孩子……若真是女帝指使的,那她的狠心和果决实在是令人钦佩。让君奉天嫁一个二婚有孩子且收入不稳定对爱情不忠诚的男的,这不就是把亲生儿子往火坑里推——虽说这个亲生儿子从小不养在身边,也没什么感情。

君奉天穿好了衣服正打算推门出去,额前的刘海被汗濡湿了,他皱着眉不太舒服的样子——刚刚射进去的东西没弄出来。净龙云潇快走两步替君奉天开了门。贴在君奉天耳边却故意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有件事要问你,你愿意和二婚的男人结婚吗?”

这话明摆着针对鬼麒主说的,君奉天虽听不出来鬼麒主自己心里却有数,他在心中狠狠骂了声“操”,随即又恢复了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算了,纸包不住火,君奉天早晚要知道这事。正好净龙云潇问了,可以帮他探探君奉天的口风。接受固然好,不接受他也可以慢慢磨——经过这两天鬼麒主已经发现了,君奉天只是看起来难磨,把他说心软了好打发得很。

“也没什么,”君奉天想了想,很认真地答,“一个人的过去不重要,只要他是真心爱我的好人……”君奉天把“爱”这个字咬得很轻,不知为何,他在面对这个字时很羞怯。

“我们少主真是善良。”净龙云潇皮笑肉不笑地打断君奉天的话,随即关上门。

耶。鬼麒主险些没憋住真的叫出声来。他想起上个月陪女人看电视剧时听到的某句话,在心里默默地给君奉天下定义:君奉天愚蠢,但实在美丽,实在有钱,实在善良,实在好骗……

评论(7)

热度(2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