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雲

triumphal arch

论七年之痒的最终阶段有多不像爱情

又名«冥迹今天离婚了吗»

和摸老师聊王小波的时候说到那句话,“一切都将走向庸俗。”我很偏激地讨厌庸俗!所以写这篇劝一劝自己。所以这篇很庸俗。




1.

地冥和天迹结婚前没想过结婚,和天迹结婚后没想过离婚。

天迹也是如此。

区别是地冥真的爱天迹且当深柜,而天迹单纯不喜欢琢磨这档子事。


2.

地冥连加三天班睡眠时间不足十小时面无人色的时候听说天迹出轨。

太好了。他当即心里松了口气,感谢世界,将一桩未知但极有可能发生的事变成了现实,所以他不用再费心猜测,只要准备好心碎摆脸就可以了。

轻松好多呢。


3.

天迹听说地冥出轨时在打游戏,中午吃了炸鸡这会心情好得飞起,让他去领地冥的遗体都有可能哭不出来,何况只是出轨。

“我不介意。”天迹瞟了一眼地冥和越骄子的亲密合照,又转过头专注地打马里奥,“只是工作伙伴,谁管。”

于是那个告密者又出示了地冥和非常君,倚情天,地茧,渺若凡,意琦行……等人的亲密合照。天迹烦得只想叫保安把那人轰出去。直到照片切到地冥和君奉天的亲密合照。

“草!”玉逍遥看了一样摔掉游戏手柄,“这是六月底的照片吗?那天奉天说好陪我看完海绵宝宝全集的居然放我鸽子去陪地冥!”

“……可是地冥是您的丈夫,难道不应该……”

“我知道。”玉逍遥把茶几上的薯片拿起来拆,准备往嘴里倒,“但奉天是和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啊!”


4.

地冥知道,按照自己的人设现在应该走一套先当华妃再当林黛玉最后当dom1的流程,具体地说就是先嫉妒得如遭火焚再骂一圈“贱人”然后心碎得哭吐血焚稿,见了天迹后再把对方捆了开始不能播的节目。

但是多大人了,小孩都上幼儿园了,再来这一套是否有点太丢人。嗯?让媒体赚钱,给损友找乐子,演自己最看不上的狗血剧。

地冥看看离凡,离凡看看地冥,心想自己今天在幼儿园也没惹事啊,爸瞅啥呢?算了爸有病,不管他了。于是低头继续玩小积木。


5.

保姆每次来都能看到邪说抱着地冥的皮鞋,十分忧郁地用自己的小袖子擦。这场面极其令人心碎,尤其邪说今年才五岁半,他还天生残疾。

于是保姆不免有些猜想:为什么邪说要抱地冥的鞋子呢?也许是因为想爸爸。为什么每次都见到地冥还是想呢?也许是因为地冥回家都在陪天迹。

保姆在心里骂了几句天迹,并决定从今天起每天做小蛋糕带给邪说。

这些邪说并不知情,他只是抱着鞋子很犹豫地想,希望冥冥之神的鞋子永远最干净,比别人的鞋子都干净。他用袖子擦一遍,光洁的鞋面上就倒映出一次他的脸。


6.

“所以您考虑离婚吗?”

天迹看着人群中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话筒,显得十分惊讶。“问我?”

记者点点头,话筒又凑得更近一点,一旁的摄像头几乎贴到天迹脸上。“可以请您回答一下吗?”

“好的好的。”天迹接过话筒转向镜头,站得十分端正。“结婚七年,他口口声声说要爱我护我一辈子,却抛妻弃子,出轨同事,无良家暴。隐忍多时,我决定撕破脸皮……疯狂星期四v我50看全文。”


7.

“所以您考虑离婚吗?”

地冥叹一口气,心想如果我有罪应该让法律来惩罚我而不是狗仔。“不会,影响公众形象。”

“这是在回避问题吗?从以往的事来看,您曾对天迹投送过恐吓信、收藏对方的等身雕塑、用不正当的手段监视对方……您似乎并不将个人形象置于情绪满足之前……”

“好。”地冥面色不善的放下咖啡杯,“看得出你背景准备得不错,可惜弄错了采访对象。出门右转打车去云汉仙阁问问天迹他为什么还没报警吧。不送。”


8.

“生气啦?”天迹摸一摸地冥的腿,顺便把刚吃鸡腿留下的油抹到对方西装裤上。“因为那采访?可是人家说得也对,不是你该的吗。”

地冥闻着天迹身上的炸鸡味看着裤子上那一片可疑的油渍,登时怒从心头起,人生中第一万次想杀了天迹。当然和婚前想杀不同,没有淡淡的绝望为之增添罗曼蒂克的色彩,他是真想天迹收敛一点。

但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地冥做家暴男的时候天迹也会和他对打,很快演变成离凡高兴地看热闹并选择他喜欢的一方加油,邪说哭着打电话喊人觉叔叔来劝架,君奉天赶来救火啊不是提供法律支援和武装力量。

凑合过吧,还能离咋滴。

评论(1)

热度(4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