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雲

triumphal arch

潇君。浑金

现paro,君奉天单性转。有不健康关系,注意避雷




“老板的闺女回来了。”

君奉天在酒桌上偶尔听到这句话,出现的语境也很好猜,大意是甲问为什么今天酒桌上没有黄色笑话,没有叫女人,甚至没有人抽比较烈的烟,而乙作为知情人压低声回答他,因为老板的女儿回来了。君奉天在这个对话中出现了却又像没出现一样,她的名字和性格都是虚设,只有玄尊女儿这个标签是真实而明显的。

每到这种时候君奉天就会看净龙云潇,在觥筹交错中对方清高得有些不识抬举。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龙护是惹不起的人,他从相貌才识到地位都不可战胜,和他拼酒会被喝趴下,暗算他会吃亏,所以君奉天仰赖他也是理所当然。

君奉天这个月没有剪刘海,原因有很多,天还冷不剪刘海保暖,省下剪刘海的时间可以和玉逍遥偷溜出校多玩一会,现在流行刘海挡眼睛显得很酷……还有一个小小的理由是净龙云潇,刘海垂下来形成隐蔽的小扇,别人看不见君奉天的眼睛,而她还能看到别人。因此可以将视线投向净龙云潇,不被人发觉。

这种关注有些不正常了,可是净龙云潇带她长大又完美得无可挑剔,君奉天找不到不爱他的理由。爱,这个字眼真是空虚又沉重,藏在裙子底下胸衣里面,在吻和性爱当中,把一切搅得一塌糊涂又使人幸福。君奉天第一次和净龙云潇上床的时候知道净龙云潇失眠,这个平日斥责她管束她的男人在深夜沉默着不能入眠。君奉天凭本能,女人的本能或母亲的本能,觉得应该抱住他。年轻女孩的身体温暖而馨香,像一棵被从中间剖开的树一样包裹住净龙云潇,木香逼近了闻也是甜腻的。

君奉天从那以后开始明白世界上没有无坚不摧的东西,她在午休时梦到净龙云潇的死亡,车祸或者被枪杀,蓝色的眼珠在血泊中不愿闭上,君奉天被自己的梦吓得浑身瘫软,无声地落泪。她在一些方面舒朗在另一些方面很迟钝,还不清楚这种担忧来自于什么。害怕对方在自己见不到的地方死去所以想每分每秒和他在一起,这种感情应该称作爱才是。

即使没有人发现爱,它依然发挥作用。畸形扭曲地提供偷情的暗房。君奉天今年十七岁,接手仙门太早了,结婚生子也不够,但和净龙云潇接吻很恰当。净龙云潇用薄荷味的漱口水,体温偏低,对任何事抱着不冷不热的笑,接吻时却感觉不到他嘴角的弧度。

止步于接吻就可以。君奉天这样想却很难真的只做到这一步。她还年轻但已生涩地意识到一些事情,譬如交付自己的身体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大家看到妓女就觉得她是可用的飞机杯,给钱对方就不该拒绝。君奉天有钱有好的出身,依然避免不了这种情况。净龙云潇睡她一次就能无数次,理由是已经做到那种份上了,一样的程度再来几次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点我看龙护和少主吃饭 

评论(1)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