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雲

triumphal arch

【鬼法】如果相亲对象是养子的亲爹(3)

*出场的是黑君和年纪很小的离经

*本章有潇君

*提醒大家看一看合集,上一篇有@NaschKastle 老师写的玉法番外!



君奉天起床后头就有点晕,他分明记得自己睡前把被子盖得好好的,但依然像着了凉似的不太舒服。君奉天怀疑了一下是不是鬼麒主抢他被子,又觉得这种推测毫无依据,还是作罢了。

因为玉离经在长身子,君奉天定了每天的鲜奶。他洗漱完就披了件薄外套下楼,去拿邮箱里的牛奶。

这栋别墅建在郊外,当初君奉天是因为它的清静才住过来,现在又忽然觉得有些太过冷清了。昨夜刚下过雨,目光所及所有草叶都是湿漉漉的,四周很寂静,唯有雨水从屋檐滴落的声音清晰可闻。一阵不小的风吹来,叶子簌簌地晃起来,抖落那些暂居其上的露珠。君奉天被风吹得一激灵,似乎清醒了一些,但又觉得头痛更厉害了。

等君奉天重新回到屋里,把牛奶温上后,玉离经已经起了,但鬼麒主还睡着。君奉天看到玉离经换好了衣服乖乖坐在客厅等他,就想到昨晚玉离经闷闷不乐的样子,觉得此刻应该去抱抱他,亲亲他。但又担心自己可能感冒了会传染,于是只摸了摸玉离经的头。“早上吃面条好不好,我去点外卖。”

玉离经点头表示同意,君奉天就替睡着的鬼麒主也投了同意票。他打开软件开始下单,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讲话鼻音真有点重,人也懒懒的提不起劲。“帮我去把书架第二层的体温计拿来。”他碰了碰玉离经的手,因为没法和这只小小的手握手,所以只是拉了拉。“刷过牙洗过脸没有?那待会直接下来吃饭。”

君奉天量体温时接到了净龙云潇的电话,他骤然从无所事事又懒散的状态中惊醒过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紧张地接通了电话。“喂,云潇。”

净龙云潇每天五点半起床六点晨跑六点半吃早饭,这时候早已坐在办公室里处理那些棘手的事物,因此他听到君奉天倦意未消的声音像看猫打哈欠一样,抿着唇忍住刻薄的笑意。“好了,不用废话。听清,我下面要问的你必须如实回答。第一,昨天跟你回家的人叫什么名字。第二,他对你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包括语言,动作,眼神。第三,我今天去你家,想吃什么菜?”净龙云潇的目光落在桌边的玫瑰上,伸手掐断了一支玫瑰的花茎。那还是昨天赤华剑雪怜亲自跑来公司送他的,可惜净龙云潇在气头上看什么都不顺眼,即使是美人送的玫瑰也不能幸免。“说话。”

“云潇,”君奉天只当净龙云潇在恼火昨天鬼麒主的那句话,忙解释道:“鬼麒主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那是你。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

你不是一张口就说了吗,他叫鬼麒主啊。净龙云潇有些无语,抬手在记事本上写下“鬼麒主”三个字,“没关系,你不说我也有的是办法查出来。还有,我没有生气。他说一句家政罢了,少主千万别有心理负担,家政的活我不是一样在干?还有脑子坏了的人说我是你小妈呢,笑死人了,管这些事我就别当仙门二把手了,直接转化八卦记者和人打口水仗得了。”他停下来喝口水,放缓了语气,“还有,你讲话怎么有鼻音,感冒了?”

“好像有点,”君奉天本被他说得有点惴惴,见对方主动转移了话题大松口气。他取下体温计看了一眼,“38.2℃。”

“我马上去你家。”净龙云潇有些急躁地转了转笔,“回答另外两个问题,他的异常举动,还有你想吃什么菜。”

“也没有什么,他只是很关心离经。昨天洗澡他提出要帮离经洗,晚上睡觉也要求和我,离经一起睡……”君奉天话未说完,忽然感到腰上一紧,鬼麒主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站在他身边搂住他。君奉天僵了僵,还不适应与陌生人如此亲密的接触,第一反应是伸手推开。可鬼麒主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小白脸,君奉天使了全力竟还推不开。

此时电话那头净龙云潇的声音清晰无误地传来:“抬肘,用力撞他颈侧,不要手软。”

君奉天依言照办,又忍不住对着鬼麒主吃痛的脸说了声“抱歉”。净龙云潇这才接着说道:“我和你的看法不一样,不过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告诉我,你有和他结婚的意思吗?”

“什么,”君奉天一时没跟上净龙云潇的想法,“可我们只是……”

君奉天话未说完,鬼麒主从他手里抢过手机,对净龙云潇说道:“我有意向娶他。”

“鬼龙王,”净龙云潇听出了电话那头的是谁,似乎心情愉快地笑了笑,“你很聪明,做出这种决定一定考虑过许多方面了,不过我还有两点要提醒你。第一,如果你只是想找乐子,去找那些结婚了的有钱女人,她们也很漂亮而且不会把这事当真。别招惹君奉天,他会认真的。第二,”净龙云潇停下来思索了一下措辞,用指尖扣了扣桌面,“其实不用向我表态,我是君家的外人,无权过问此事。你要考虑的是玄尊的看法,或许更糟一点,还要考虑魙天下那女人的看法。”

君奉天好不容易从鬼麒主手里捞回手机,气息未平就对净龙云潇说:“对不起,云潇,我……”

“好了,少说几句,你没欠谁的。”净龙云潇又换回了那种有些不耐烦的语气,“十分钟内发你想吃的菜给我。到时候你家见。”

净龙云潇挂了电话,感到久违的气血上涌,怒意逼得他眼眶发疼。他深呼吸几次才能定下心来梳理目前已知的线索,接着拨通了仙门调查部的电话。

“传话给末日十七的手下,查鬼麒主这个人。明天以前我要他一切明面上的信息,三天内连他底裤都要给我摸清。若有差错,你就提着脑袋去跟玄尊汇报吧。”


鬼麒主从家道中落的毛头小子混到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鬼龙王,一路浮浮沉沉总还是有些真本事在身上的。净龙云潇那几句话没怎么吓到他,反倒让他警惕起来思考如今的局面。他虽没见过净龙云潇但也知道他的事迹,此人说话直率谋算却复杂深沉,尤其胜在虑事周全。经他之手的许多难事都有惊无险地过去了。按净龙云潇的个性,知己知彼前绝不会妄动,因此鬼麒主推测他挂了电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查自己的家底背景。

这事说难办也难办,说好办也好办。难办在仙门的情报网上天入地无所不知,鬼麒主毫不怀疑净龙云潇可以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信息。但好办在仙门负责情报的人是地冥,江湖戏称“军情十七处”。鬼麒主与地冥是借着越骄子认识的,两人同为反派,就算行事风格迥异但也还算聊得来。

聊得来,鬼麒主就自信有办法扭转乾坤。

趁着君奉天陪玉离经吃面的时候,鬼麒主借口抽烟去了阳台,实则外套都没披就去给地冥打电话。

地冥作为玄尊的心腹,负责的事务重要且不那么干净,他本人常年在国外行踪不定,听说上个月去了西欧,不知道现在时差倒成什么样了,会不会接电话。鬼麒主边听电话铃声边跟着哼小调,不着调地猜着:“地冥长得好,桃花肯定不少,以他的性格也免不了有几段露水情缘。地冥坐着飞机满地球跑,会不会也有女人追着他满地球跑呢?”想到这里不免羡慕地嘶了一声。直到铃声结束,电话那头传来地冥的声音才止住这种猜想。

“净龙云潇告诉我了,”地冥对这通电话毫不意外,此刻语气中隐隐有讥讽的意思,“眩者想问的是,你看上君奉天哪点了?就算奔着仙门的财产去,娶他也不值。”地冥在海边,说话间潮水正慢慢地涨起涨落,他抬脚踢了踢白色的沙子。

鬼麒主本想说既然如此仙门早已提防着君奉天被骗嫁妆了是吗,不过寻常骗子防得住连我亦防得住吗?想了想,没问,一来鬼麒主还不想一下把话题引到两人立场相对的事上,二来他不知为何有点介意地冥对君奉天的评价。“君奉天长得那样,脾气也还行吧,又有仙门作嫁妆,娶他怎么会不值?”鬼麒主说着下意识地摸烟,发觉把烟落在了屋内只得又悻悻收了手。“还是真如传言所说,你俩兄弟不和手足离间,才对他有此成见?”

“哼,”地冥冷笑一声,但很快被海浪的声音盖过去,“谁和他是兄弟。”

地冥此人哪里都好,只有两个毛病,一者俗称傲娇,一者俗称中二,效果是让他冷漠逼男的形象中添了许多搞笑成分。

“你才刚认识君奉天,还不了解他,”地冥转了转中指上的红方钻戒,“或许陌生的魅力很快就会过去,而你再也不会想深入了。”

鬼麒主眼皮跳了跳,感觉自己就像走在街上好好的忽然被拉进剧场演歌剧。奈何他今天确实有求于地冥,只得勉强按下吐槽的冲动,忍辱负重接话道:“鬼者与他无须深入就已熟悉,毕竟早已是一家人了。”

这句话听来胡扯却也是真的,凭着和玉离经的关系他们早该是一家人了。鬼麒主相信以地冥的聪明绝不会忽视这句话背后代表的可能,那么只要等着地冥查出离经是他亲子,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到时候不管是传进九天玄尊耳朵里还是女帝耳朵里,相信都能相当程度上打消他们的疑心,毕竟父亲爱儿子是人之常情。

哎呀,轻松的一局。鬼麒主挂了电话哼着小曲回到房间,正对上往外走的君奉天,想也不想朝对方脸上亲了一口。

这次君奉天适应良好,挨近的湿热气息和脸颊上忽然的触感都只是让他稍微变了脸色,接着就没事人一样继续干别的去了。鬼麒主见此一面心中窃喜一面纳罕,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对方转变如此大,他还以为自己显摆这一下要挨君奉天两拳呢。不过无所谓,他其实也没那么好奇原因,人生在世何苦自困,亲到就是赚到,君奉天自己都不介意难道别人还能反对……

“早上好啊。”净龙云潇在玄关处放下了提着的两大包东西,甚至好整以暇地顺了顺耳后垂落的白发,才向鬼麒主打了个招呼走来。他多年身居高位,无论笑不笑,凭眼神都使人不敢轻忽。净龙云潇常有一种介于纵逸和暴戾之间的神情,既使人相信他既会陪在病人床边削苹果,也会把人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他是一个最懂得进退合宜的聪明人,撞见了刚才那一幕还能面不改色地和鬼麒主打招呼,身边放着两大包菜都没能影响他的形象。

……真够幸运啊这种开门杀见boss偷情到一半被抓奸的感觉。鬼麒主见到净龙云潇的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出现了人生中鲜有大脑一片空白。当然,心虚归心虚,鬼麒主也很清楚净龙云潇的游刃有余全是装出来的,他本人未必真这么冷静,只是演得不错罢了。想到这里心里又有些得意。

“今天中午你在这吃饭吗?”净龙云潇话是对鬼麒主问的,人却径直走过鬼麒主,和坐在沙发上的玉离经煞有介事地握了握手,又回过头来对鬼麒主说:“留在这吧,吃点好的。”

……鬼麒主毫不费力地读出了净龙云潇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说他眼光太差居然想泡君奉天吗。可让他想不通的是,地冥就算了,怎么净龙云潇也这样?难道羞辱君奉天和坚持君奉天不值得娶已经是云海仙门的一种政治正确了吗?

评论(10)

热度(13)